• 离婚前让我拿掉崽,我走了你急什么小说江心沈南州章节

    去机场的路上,江心昏昏欲睡,她贴着车窗,闭着眼睛小憩了片刻,。

    等她睡醒,发现自己的脑袋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沈南州的肩上。

    车已经到了机场,江心迷迷糊糊就被沈南州牵着到了头等舱的休息室,他要了两份餐点。

    江心的肚子也确实有点饿了,哪怕她不太喜欢吃西餐,也没有开口说。

    沈南州知道她不太擅长用刀叉,把自己已经切好的那份推到了她的面前,“吃吧。”

    江心低声说了句谢谢。

    休息室里没有别人,简单吃了顿午饭过后,差不多也快到了该值机的时间。

    江心的证件都攥在沈南州的手里,哪怕是她和他的结婚证,江心也只是看了两眼,就被沈南州放到了他书房的抽屉里,由他来保管。

    航程不算远,将近两个小时。

    江心在飞机上又睡了一觉,睡醒又不知怎么靠到了他的身上。

    她伸了个懒腰,刚睡醒后说话的声音还有点黏糊,“到了吗?”

    沈南州帮她拢好盖在身上的毛毯,“嗯,下了飞机就直接去酒店。”

    江心看着好像还有点困倦,花了点时间接收他的话,“好。”她从睡梦中渐渐清醒,“今天晚上有应酬吗?”

    她望着他的侧脸,这个角度看得并不是很清楚。

    男人下颌线条锋利,平日里冷峻的五官稍显柔和,高山仰止般的漂亮。

    沈南州的拇指停在她的脸上,他好像很喜欢摸她的脸,肤感细腻,摸起来很舒服,“有,只是简单吃个饭。”

    末了,他补充:“不用喝酒。”

    江心靠着他的胸膛窝了会儿,其实在外面的宴会或是应酬都不会让她喝酒,反而是在家里,沈南州还挺喜欢喂她喝两口红酒,大概是喜欢她醉醺醺时的的神态。

    下了飞机,直奔酒店。

    沈家名下在南城也有酒店,沈南州和江心住一个套间。

    江心到了酒店就不想动,趴在床上埋进被子里,就这样放空了会儿,她以为沈南州不在房间里,肆意在床上滚了两圈。

    忽的听见来自头顶的一声轻笑。

    沈南州刚换好了衣服,难得看见她舒展放松的神态,才轻轻笑了声。

    江心坐起来,男人穿着黑色衬衫,身姿挺拔,清冷板正,不过眉眼间漾着愉悦的神色,看起多了几分慵懒。

    这样的沈南州,是极具诱惑的。

    又漂亮又严肃。

    三分漫不经心,又透着淡淡的威慑。

    江心理了理头发,“我以为你出去了。”

    沈南州欺身压下,用手臂将她圈在床头,嗓音低哑:“这个时候我能去哪儿?”

    江心说:“开会。”

    沈南州挑眉:“不急。”

    江心还不清楚这次的工作内容,她也没打听,反正她现在也不是很想干这份工作,不用像以前那么拼命。

    好像无论怎么做,沈南州也不会把她当成有潜力的下属来培养。

    只不过是个用的还趁手的助理,兼任陪睡。

    江心只是问:“晚上是和谁一起吃饭?”

    沈南州不慌不忙告诉她说:“西和律所的创始人,一场私人宴会,不用紧张。”

    江心知道听说过西和,大名鼎鼎的四大所之一,手上几乎就没有过败绩,最擅长打的就是公司之间有关经济纠纷的官司,其次便是为豪门夫妻打离婚官司,做财产分割。

    江心听完确实放松了点,她只要当个点缀,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就好。

    如果可以的话,她一点都不想去。

    但是沈南州在这种事情上,向来是不会听从她的意见。

    江心想了想,既然是宴会,需要得体的衣着,她说:“我没有晚礼服。”

    沈南州提前让人准备好了,她刚才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,衣服就送了过来。

    江心打开礼盒,是一家知名高奢品牌的定制款。

    很保守的款式,她拿着裙子去更衣间里试了试。

    裙子出乎意料的合身,不露背不露??腿。

    黑色长裙,更衬美艳。

    沈南州看了两眼,没说满意,也没说不满意。裙子是他亲自挑的,他的确不太想让她穿得太诱人,不过便是很普通的裙子在她身上,也有不同的风韵。

    江心的漂亮,和其他人也是不同的。

    娇媚无比,却总点缀了几分天真的纯色。

    沈南州不吝夸奖:“很漂亮。”

    江心说:“谢谢。”

    沈南州吩咐道:“晚上不要乱跑。”

    江心看似对他言听计从,“好。”

    沈南州说不出她现在的乖巧和以前有什么不同,可能是太冷淡了。这点忽然的冷淡,让他觉得不悦。

    *

    晚上的宴会,江心既不想发展人脉,也不太想交新朋友。

    她挽着沈南州的胳膊,走到哪儿好像都是瞩目的焦点。

    人果然不多,都是上层圈子的大人物,平日难以接触。

    沈南州这几年名声在外,早已在沈家站稳脚跟,杀伐果断的行事作风亦是叫人敬佩。不少人想趁着他好不容易来南城一次,来巴结他。

    沈南州不显山露水的,三言两语打探不到虚实。其他人对沈南州的事情也略有耳闻,在国外短短两年时间,开拓了巨大的市场,哪怕是在海外,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    这种人,城府深,手腕狠。

    西和律所的老板是位很年轻的男人,看着比沈南州大不了几岁。

    江心感觉他和沈南州应当是旧识,很好的朋友。

    男人气质儒雅,好奇的目光看向了身边的女人,“不介绍一下这位是?”

    沈南州说:“秘书。”

    以前这些豪门圈子内的宴会,偶尔也会碰到好奇她和沈南州是什么关系的人。

    沈南州总是挡在她前面,客客气气同别人介绍她,这是沈太太。

    看来在他的好友前,他才懒得在外做戏,毫不介怀的说实话。

    只是秘书。

    不是沈太太。

    宫廷争斗

    爱在职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