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薄总追妻无爱不婚阮歆薄靳安章节

    第8章针锋相对

    薄靳安脸色更加难看,脸上的温度越来越冷。

    “阮歆。

    ” 那声音冷凉失望,像是一阵冷风吹进了骨头里。

    阮歆的手微微一顿,难堪的咬着下唇,“怎么?你想说你要给我钱?” 地上的钱她捡的差不多了,只剩下几张被薄靳安踩到脚底下。

    一张卡被扔到她的面前,在地上打了几个滚,发出的清脆声音,像是一巴掌扇到她的脸上一样。

    “不是要钱吗?” 薄靳安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带着讥冷和羞辱,“这里面是十个八十万,你拿走,孩子打掉。

    ” “到时候我会安排人来接你的。

    ” 阮歆震惊的抬头,“打掉孩子?” “不然呢?” 对上的依旧是那双冷冷的眸子,带着奚落,“不然你觉得我会容忍这个绿帽子一直带在我脑袋上?带一辈子?” 她的手在不停地颤抖,眼眶酸涩的马上就要落泪了。

    “可是这个孩子就是你的,你凭什么说是别人的?” “你要是不信的话,现在都能去做DNA……” “够了。

    ”薄靳安厌恶的皱眉。

    他蹲下身来,跟她平视,“就算是这个孩子是我的,都会让我觉得多一秒钟都恶心。

    ” “这个钱,算是买断了这个孩子。

    ” “如果不同意的话,别说是八十万了,以后只要是这个城市里的人,就连八十甚至八块钱也不会有人敢借给你。

    ” 他的嗓音冰冷的像是一刀刀的切割在她的身上,最后一句话彻底的粉碎了她所有的幻想。

    “谁要是敢帮你,就是跟整个薄家作对。

    ” 说完,薄靳安起身离开,半点都没犹豫。

    只剩下那孤零零的卡和几张百元大钞,还在地上安安静静的躺着。

    腹部微微的在疼,阮歆深呼吸了几下,用手背擦干了眼泪,嘴唇都被咬出来了血迹。

    不能哭! 医生说过,这胎不稳,绝对不能哭! 她把剩下的钱和那张卡都捡起来,紧紧地捏在了手心里,攥的生疼。

    刚准备扶着墙壁站起来,咔哒咔哒的脚步声响起。

    昏暗的灯光下,温滢靠在拐角处,双手环着胸,下巴骄傲的扬起,嗤鼻一笑。

    “怎么?缺钱缺到这个地步了,阮大小姐?” 因为曾经的一场意外,温滢跟她争执的过程中孩子没了。

    哪怕不是她的问题,可是在之后很久的时间内,她都因此自责。

    “阮歆,你月份不小了呢。

    ” 温滢往前走了几步,她的高跟鞋跟地面也发出清脆的咔哒的声音。

    来势汹汹。

    阮歆平静的看着她,把撕扯的露肩的衣服,重新的扯回来系好扣子。

    “温滢,当初意外你孩子没了,现在你抢走我未婚夫,你跟我之间没什么恩怨可言。

    ”阮歆说。

    说完,她就要从温滢身边过去,但是手腕却被抓住。

    温滢笑的依旧嚣张,“那可不是这个算法,毕竟我肚子里没的也是薄靳安的孩子,你肚子里的也是。

    ” “如果非要说公平的话,那就只能摘掉你肚子里的孩子,我才能彻底的算是划清了。

    ” 温滢似乎还嫌不够,微微弯腰凑到她跟前说:“你该不会不知道吧,靳安想要让你流产,是因为尊重我的意见。

    ” 啪! 清脆的一巴掌。

    阮歆扬手狠狠扇过去,手在不停地颤抖。

    “我肚子里的孩子,怎么样是我说了算,你要是敢动,我死也不会放过你!” 她浑身都绷紧了在颤。

    大概情绪波动的太大,她腹部一阵阵的紧缩,有些抽痛。

    温滢被扇了一巴掌,脸色更加的扭曲难看,“你说了算?这世界上保不齐就有意外,如果意外没的,你就算是求天王老子都没用!” “敢扇我!” 温滢想要伸手还回去,但是却被一巴掌拍开。

    阮歆的眼睛通红,“扇你又怎么了,你算什么?你撑死了算个小三。

    ” “怀他的孩子还公然勾搭他上位,你觉得那些娱乐新闻扒不出来你的身份?你一个龌龊手段上位的,有什么资格来说我?” 字字锋锐,全冲着温滢最碰不得的点来踩。

    每一句话,都让温滢的脸色难看了再难看。

    温滢咬牙切齿,几次都想伸手去扇她。

    但是阮歆却异常平静的站在那边,不躲不闪,只嗓音沙哑的说:“你要是敢扇,今天出了这扇门孩子没了,那就是你的问题。

    ” 温滢的手硬生生的顿住,可却扭曲的难堪。

    “好你个阮歆,你厉害,我看看你能厉害到什么时候。

    ” 温滢冷笑,目光不善的扫过她手里攥着的钱,忽然笑的春风得意,笑的嘲弄至极。

    “你手里攥着的可都是我的钱,拿着这钱去给你老爸置办一下葬礼,也算是我的积德行善了。

    ” 轰然一声,阮歆的脑子里像是炸开了一样。

    她的钱? 这怎么会是她的钱? 忽然一道线连贯起来,所有的事情都连贯到了一起。

    原来如此! “你拿钱雇凶?想奸污我?”阮歆问。

    而面前的温滢却没否认,反而说:“那你拿的这笔脏钱还那么高兴。

    ” “不出意外的话,这笔钱应该会用到你爸爸住院的住院费上吧。

    ” “也对,你拿你自己的身体换来的钱,这笔钱,自然是高贵干净。

    ” 温滢嘲弄的说:“我不碰你,我还想让你长命百岁,让你好好的看着我,是怎么一步步顶替你走上薄太太这个位置的。

    ” 说完,温滢用恶毒的视线扫了她一眼,然后高昂着下巴转身离开。

    阮歆几次想要把手里的钱扔到她脸上去,甚至想要怒骂她一顿,可想起自己爸爸面色倦怠的攥着她的手说不治疗的时候,心头忽然一酸。

    自尊和钱比较起来,不值一提。

    手机嗡嗡的响起,她看着显示的号码,咳嗽了几声,压住沙哑的声音,才故作轻松的接起电话。

    “喂。

    ” “小小姐,阮先生不肯动手术,非要出院。

    来红彤彤的眼圈,也不见刚才的狼狈崩溃。

    她不赞同的皱眉:“你如果身体再出问题的话,那让我该怎么办啊?” 阮爸爸眉心皱的更深了,“公司那边情况还没好,还欠着员工的工资钱,你的情况我也知道。

    ” “等着所有事情解决再说,不差这几天。

    ” “公司没事了!”阮歆几乎一瞬间开口,想都没想的说。

    阮爸爸诧异的抬头,苍老的眼里带着欣喜,“真的吗?” 谎言一旦出口,就再难圆起来。

    阮歆强颜欢笑的说:“是啊,我去找过他了,他说是个误会,不会对阮家做什么的。

    ” 却没敢提后边的话。

    如果想要那八百万,那就流产,如果想要不针对阮家公司,那就离婚,一家人滚出这个地方。

    可她不敢说!也不能说! “那他怎么说婚礼的事情,你这……”阮爸爸急切的问,欲言又止的看着她挺着的大肚子。

    这肚子比普通孕妇的看着还要大。

    况且,离着临产期也很近了,谁知道会不会提前落地。

    可若是没有正儿八经的身份的话,这孩子出生也是个黑户。

    &ldqu

    宫廷争斗

    爱在职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