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重生后我让前夫跪下唱征服谢清微裴之行章节

    第10章

    接警之后,警察很快赶到。

    当班经理见了他们,一头雾水地上前询问,这才知道包厢出事,顿时脸色微沉。

    警察们冲进包厢,见到的就是手持酒瓶,盘腿坐在椅子上的谢清微和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的吴老板。

    一看这现场,他们就自动分了工:确认吴老板死活,保护现场,拍照留证等等。

    谢清微很漂亮,又瘦,文静中带着几分稚气,实在让人无法相信是她伤了人。

    “小姑娘,”一个面善的女警慢慢靠近她,柔声道,“你别怕。”

    谢清微看她一眼,扯了扯嘴角:“我不怕。”

    那是怎样的一眼啊?

    空洞又如释重负。

    女警心中一痛,声音越发轻柔:“我们会帮助你的,来,把这个酒瓶给我。”

    “嗯。”谢清微点了一下头,调转瓶身,让瓶口对着女警。

    细节见人品,女警心中更是酸楚,这分明,是个教养极好的女孩子啊。

    女警接过那半截酒瓶,转身放进同事撑开的证物袋里。

    “我杀了人。”谢清微说着,伸出手腕,“抓我吧。”

    女警的目光落在她红肿的右手腕,脸色微变:“这是怎么弄的?”

    “不小心扭到了。”谢清微小声道,“谢谢关心。”

    这是道谢的时候吗?

    女警看一眼同事,同事微微摇头——人已经死了。

    救护车晚了一步,这会儿才赶到。

    谢清微报警时,情绪是稳定的,表述是清晰的。

    接线员一边记录信息,一边引导她叫救护车:不管怎样,她伤人是既定事实。有自首跟救助情节,对轻判是有利的。

    吴老板确认死亡。

    女警没有给谢清微戴上手铐。

    她从警二十年,大大小小的案子经手了不少,伤人案里伤人者表现各异。

    有的伤人者看着很冷静,毫无悔过之意,实则心都碎完了。

    女警拉了谢清微一把,果然入手冰凉。

    谢清微顺势站起,被她带到外面的警车里去了。

    包厢里没有监控,吴老板带了一台摄像机,桌上的半杯酒里加了料。

    有这两样,他的目的不言而喻。

    收队时,一脸菜色的当班经理也被带回去协助调查。

    验尸报告很快就出来了。

    死者吴奇,现年48年,身上有两处伤:一处在前额,被重物击打,颅骨有轻微损伤,另一处是腹部的致命伤。

    伤处呈横切状,伤口很深,脏器流出。

    凶器是酒瓶。

    死亡的主因是失血过多。

    同时,死者的体内检测出助兴药物残留。

    这个案子并不复杂。

    死者与谢清微之间存在巨大的社会地位、年龄、阅历以及体型差距,死者能轻易地用语言与行为击溃谢清微的心理防线,逼她自保。

    谢清微主动自首,积极配合案件调查,认罪态度良好,可见有较强的法律意识。

    警方还分别调查了死者与谢清微的人际关系与日常行为。

    这不查不知道,一查吓一跳。

    吴奇为了生儿子,糟蹋了不少年轻姑娘,且更偏爱刚成年的处子。

    他这样作孽,还不是一回两回,而是持续五六年了。

    就在苏城警方紧锣密鼓调查的时候,海城清心园,裴简正大发雷霆:“怎么?我现在少说一句话,你们就办不好事了?”

    宫廷争斗

    爱在职场